• <em id="DpPdc"><param id="DpPdc"><del id="DpPdc"><th id="DpPdc"></th></del><legend id="DpPdc"></legend></param></em>
    1. <del id="DpPdc"><address id="DpPdc"><object id="DpPdc"><caption id="DpPdc"><mark id="DpPdc"><figcaption id="DpPdc"></figcaption><output id="DpPdc"><abbr id="DpPdc"></abbr></output><meter id="DpPdc"></meter></mark></caption><samp id="DpPdc"></samp><small id="DpPdc"></small><canvas id="DpPdc"><figcaption id="DpPdc"><th id="DpPdc"><table id="DpPdc"><param id="DpPdc"></param></table></th></figcaption></canvas><dfn id="DpPdc"></dfn><p id="DpPdc"></p></object><dfn id="DpPdc"><p id="DpPdc"><del id="DpPdc"><progress id="DpPdc"></progress></del></p></dfn></address></del><option id="DpPdc"></option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bdo id="DpPdc"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1. 十月

                  十月 (2018年06期)

                  类型:双月刊  类别:文学小说
                  《十月》创刊于1978年,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,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,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!妒隆反纯岳,...     展开
                  原价:¥15.00   促销价:¥5.90
                  • 促销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• 全年订阅更优惠!
  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
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卷首语丨卷首语
                  日常生活,有时坚固得让人产生错觉,似乎它将永远一成不变,有时它却又脆弱得不堪一击。 陈河的新中篇《碉堡》回到了他熟悉的阿尔巴尼亚。麇集在地拉那一间斗室之内的一群华人,随着生意场上陡起波澜,转眼间又风流云散!度グ土终乙豢檬鳌防,疾患打破了黄...
                  中篇小说丨碉堡
                  一 那时候,地拉那的动乱过去好多年了,夜里已经听不到零星的枪声。 在这条巷子深处的四德家里,一道生锈的铁皮大门虚掩着,门没上锁,如果有车子过来,敲敲门,里面会有人打开。一进门,院子显得比较逼仄,四德那辆二手的奔驰车占了一大块的地方,空余的地...
                  中篇小说丨去巴林找一棵树
                  一 在拿到血液检验报告单之前,黄桅子已经有了隐约的预感。 持续低烧,咳嗽,肺部有明显的撕裂感,全身无力。它们统统都预示着不好,很不好。 手里的报告单打满了向下的箭头符号,最要命的是白细胞偏低,血红蛋白偏低,血小板偏低。也就是说,三系偏低。 ...
                  中篇小说丨河流的十二个月
                 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,犹如梦中,就这样到六月 六月里青草盛开,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,麦浪翻滚连同草地,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 ...
                  非虚构丨金乡
                  以温州金乡镇为样本,见中国近四十年巨变。 ——题记 前言 我为什么写《金乡》 1 这是一本意外之书,可细想起来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。 现在想来,当初答应写金乡,多少有点意气用事,有点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意思,属于不冷静行为。但是,我要说明的一点是...
                  短篇小说丨背上竹剑去龙塘
                  乒乒乓乓噼里啪啦……每条街都响着刀剑的砍伐声,每条街都有一个浩大的江湖。这江湖装在电视机里。当蚊虫登场,准备肆虐小镇,也是每条街巷的茶馆把桌椅摆出来的时候,店家要开始夜市了,电视机被抱到店门口处,开始播放录像带。香港传过来的武打片,是最受欢...
                  小说新干线丨没人拒绝得了董小姐
                  你要相信,有时候,一个群租房里,姓董的人会成为邻居。董雪君料不到自己会见到董小宛。估计董小宛也是。两人要好了一阵,董雪君考上了德城东桥镇的公安局,单位分了宿舍,她就搬走了:罄葱⊥鹨舶嶙吡,去了姓董的人该去的地方。 董雪君相信董小宛过得很好...
                  小说新干线丨关小月托孤
                  我欠关小月的。 关小月是谁,我也不知道。我认识她这么多年来,从来没有搞清楚。可以说,齐刘海的是她,黑马尾的是她,瘦高个的是她,爱读书的是她,稀奇古怪的是她,穿着一席白色棉麻长裙、粉色蕾丝袜、棕色萝莉鞋的也是她。这么多她,我没法搞清楚。 说实...
                  小说新干线丨有阔大白云的日子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曾经年少。这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。那时的我们,碎碎冰、漫画书、偶像剧、言情小说与武侠片。这大概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青春记忆。如果用诗意的话来形容,那就是人之颟顸,世事了了,躺在草地上,数着白云的日子。这样的日子,有谁不爱呢。纵观人类...
                  小说新干线丨内心的荒芜和丰富依然如故
                  庞羽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文学院,现在又在南大文学院攻读创意写作硕士学位。作为南大文学院的一名教师,我很乐意为庞羽的小说新作写点读后感。 庞羽此前的小说,我读过几篇,收入《一只胳膊的拳击》中的《佛罗伦萨的狗》《操场》《福禄寿》《一只胳膊的拳击》...
                  散文丨桃花扇底看前朝
                  1 桃花扇底看前朝 明朝初期的南京,明太祖朱元璋在这定都开国,当了三十一年皇帝,他儿子明成祖永乐大帝继往开来,又接着干十八年。应天府因此成为户籍人口最多的城市,根据文献记载,朱元璋初入南京,人口只有九万五千人。到洪武四年,精确统计应天府户口...
                  散文丨哀牢山及其他
                  1 我们好像一直都在等待。小的时候,老想着外面的世界,有意无意想挣脱母亲的怀抱和父亲的视线,盼望着有一条船把我带到什么地方。别亲离乡之后,总想打造一条属于自己的船,驾驶着回到故乡。中年以后,常常想起家乡的那条船,炊烟、老树、旧屋、猪鸡和一丘...
                  思想者说丨美人痣与单片镜
                  一 我第一次来波士顿,中午从纽约坐火车到后湾,出站时黄昏,天阴灰,下雨。我刚撑开一把“随身带”,是订杂志得来的免费伞,就听见对街有人大喊“滚回纽约去”,等我到住处收伞时,才回过神来,原来伞上印着《纽约客》的著名纽约客遗老犹斯提斯·...
                 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平原之子
                  一 安徽省阜阳市位于黄淮海平原南端,淮北平原西部,全境平坦致远,一望无际。地理、地貌的辽阔、舒展和广博特性培养和造就了平原人吃苦耐劳、忍辱负重、心胸坦荡、处处争先的性格特质和美德传统,生活中是这样,工作中更是如此。 2017年4月下旬,阜陽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人间烟火
                  深夜食堂 从安倍夜郎漫画里出来的食堂, 在霓虹的暗处,背街小巷, 烹饪爱恨情仇和喜怒哀乐的真相。 猫饭、茶泡饭、红色香肠、酱油炒面, 松 冈锭司,山下敦弘,及川拓郎,登坂琢磨,小林圣太郎, 这些眼花缭乱的名字, 就是人间烟火。 我有点居心不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西域诗篇
                  奥依塔克的牧民 “对我们来说,夏季很短! 一个柯尔克孜老人,在夏天的山中 身着棉衣,戴着护耳皮帽 喀什噶尔的熊先生把柯尔克孜话 翻译给我:“九月里我们就得 拔掉帐篷,赶着牛羊下山 一米多厚的大雪会覆盖整个 奥依塔克,直到来年五月踩着雪水 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与亲人说话
                  “诗魔”洛夫走了 不知是否听见熟人召唤 反正第二天他跟李敖走了 说是去的地方叫天国 晚上星星点点的灯光出门祭奠 月亮羞涩地躲起来了 边界望乡一辈子 “漂木”的魂还没到衡阳 母亲期待的坟上早已杂草丛生 那个弹丸似的岛屿 站不稳一个诗人的名字 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群山之上
                  夜行火車十四行 夜行火车上,必定有人 令我迷恋和感伤。 那是遥远的现实主义—— 澄澈的欲念、途穷的天真生活里的戏剧性,以及 幽暗多于赞美 一个有限的终点。 端坐窗前,黑已至深。 想象那北中国的盛大气象 ——深霾、大风、滚烫的; 沉醉的冷。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俗世生活
                  梨 花 词 梨,利,离,理,俪 谁都无法长生不老 活在山野之间,我也是人间惆怅客 生命卑微,为了爱的约定 依然年年赴约 “心已经入佛门,身又何必在佛门” 姹紫嫣红,众说纷纭 我独自在高原上笑 一个又一个短暂的春天 谁不想羽化升仙 但花开未必...
                  诗歌丨汨罗诗章
                  汨罗屈子祠 欧阳江河 魂兮墨兮 一片水在天的稻花 大地的农作物长到人身上 当星空下降时众水升起 稻浪起伏仿佛巨兽在潜行 一国的黑风衣中掉下一粒白扣子 有人衣冷 有人内热 有人坐忘山鬼 而抱坐在大轮回上的众生相 以万有皆空 转动这惊天的大圆满...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杂志
                  订阅全年
                  十月
                  自订阅时开始,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

                  全年订购价格: ¥30.00

                  登录期刊族

  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示:

                  1.点击网站右上角的“充值”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

                  2.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,50,100或500元

                  3.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还没有期刊族账户? 立即注册

                  购买杂志

                  十月

                  杂志价格:¥5.90元

                  • 微信扫码支付
                  • 当前余额:100.00

                  购买杂志

                  十月

                  杂志价格:¥5.90元

                  • 微信扫码支付
                  • 当前余额:¥100.00

                    去充值
                  monitor
                  在线客服

                  工作日:
                  9:00-18:00

              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